當前位置 首頁 > 就業指導 > 行業觀察 > 2016,建筑業逐步下行
2016,建筑業逐步下行
作者:admin 時間:2016-6-22 閱讀:

前言:2015年是建筑業產能過剩的起點,2016年或許會出現建筑業產能過剩的加速。中國建筑業下行是一種必然,企業需調整心態,從過去的高增長慣性中走出來,從機會主義的心態中走出來,從薄積薄發的思維中走出來。


在艱難的考驗中,我們慢慢走過2015。2015年,是中國經濟發生巨大轉變的起點,經濟新常態的特征逐步顯現,經濟增速總體下行,從數據統計看,雖然經濟依然取得了很好的增長,GDP增長將近7%,但產業結構不合理,傳統產業的投資巨大和產能過剩,讓人們的實際體會與統計數據存在很大的差異,傳統企業在產能過剩背景下的日子日趨艱難。這一年,建筑企業經受了巨大的挑戰:行業總體市場需求減少、企業之間市場競爭更加激烈、市場萎縮逐步顯現建筑業產能過剩等,這些都困擾著建筑企業和建筑從業人員。

建筑行業未來的日子會如何?

這是建筑業從業人員最關心的問題,幾年前房地產行業開始下行,但在保障房建設、積極財政政策推動的基礎設施投資支撐下,人們一直擔憂的建筑業下行并未到來,2013、2014年隱約可見的建筑業拐點沒有出現,建筑業下行終于在2015年開始出現。

施工業務前端的設計業務,在上半年已經出現了部分細分行業的業務萎縮,房屋建筑為主的設計院開始業務下降,部分建筑設計院的業務量下降20%甚至更多,到了下半年,部分建筑設計院已經開始降薪和裁員;而在積極財政政策和PPP模式的推動下,基礎設施業務的設計院,依然持續的發展態勢,但我們擔憂依靠政策而不是投資市場有效需求的增長,將難以持續較長時間。

作為勘察設計后端的施工業務,一般而言其市場會延遲半年至一年左右時間受到影響。2015年下半年,施工總包市場的競爭日趨激烈,以施工總承包為例,當高端業務縮減的時候,過去聚焦于高端業務的企業逐步下行到中端業務,聚焦于大型項目的企業逐步延伸到中小型項目,為了生存,見項目就搶,活下去成為企業的生存之道;無論如何競爭,只會改變合同在企業之間的分布,難以改變行業總量下降的大趨勢。

事實上,我們已經看到建筑業總體下行的態勢,以房屋建筑為主的建筑企業,新簽合同出現下降,部分已經簽署的合同要么推遲開工,要么停工,而房地產行業巨大的存量和較低的去化速度,讓我們擔心未來的房建市場會出現怎樣的情況。即使在基礎設施投資增長、開工項目增加、PPP模式熱度高漲以及中國建筑企業不斷進行海外擴張的情況下,2015年建筑業的增速依然可能下降到了4%左右,如果我們從可比價格計算,則增速有可能是2%,成為最近20年以來建筑業增速最低的年份。

是短期下跌還是行業下跌的起點?

2015年建筑業下行究竟是短期的下跌還是行業下跌的起點?讓我們對建筑業的未來需求做一個簡單的分析,或許對我們判斷2016年建筑業的市場態勢會更有幫助,建筑業的發展取決于兩個方面:第一大因素是市場本身需求,當市場有需求的時候,就會有資金和產品去滿足這個需要;這個應該是比較容易理解的,比如,缺電需要建電廠,出行困難需要改善基礎設施,環境污染則需要建設環保設施;第二大因素是國家經濟發展的需要,比如在國家經濟下行比較嚴重的時候,政府會加大建設的投資,建設投資則會增加就業、增加建材的需要,從而推動經濟的發展。我們大致可以從房屋建筑、基礎設施、工業建筑三大市場來分析建筑業未來的發展:

房屋建筑市場:將從高度增長逐步變為緩慢增長,再逐步萎縮下降。房屋建筑主要是住宅、公建,我們可以大致測算未來房屋建筑的總體供給和需求情況。依據攀成德研究部的統計,2000-2014年我國建成的房屋建筑面積達到340億平方米,加上2000年以前的建筑可用存量約160億平方米,2014年底我國城鎮建筑存量約為500億平方米。按照國家城鎮化發展規劃,2030年城鎮人口接近10億人,如人均房屋建筑面積80-85平方米(注:此處人均房屋建筑面積包括人均住宅房屋面積、人均公共建筑面積(如:辦公樓、學校、醫院、展覽館、酒店、火車站、機場等等)),全部城市人口需要的房屋建筑面積為800-850億平方米,2030年前還需建設的房屋建筑面積300-350億平方米,那么每年的建成面積需求少于25億平方米。2014年我國城鎮房屋建筑竣工面積42億平方米,開工面積53億平方米,在建面積125億平方米;與城鎮化對房屋建筑需求的均衡水平相比,目前的竣工、開工面積要減少一半。當然,拆舊建新也會為房屋建筑市場帶來部分的業務,但這一部分業難以讓房屋建筑市場保持持續的市場需求。所以從總體來看,房屋建筑市場確實很難實現大的增長。如果看得更遠,從現在到2030年的時間段內,房屋建筑市場將從微增長慢慢變為負增長。

基礎設施建設空間較大,但資金來源成為一個巨大障礙。隨著中國城市發展,高密度人口聚集、人們使用基礎設施的頻度不斷提高使城市承載負荷不斷增加,基礎設施市場的建設需求似乎永無止境的,人們只要看到城市擁擠的道路、擁擠的地鐵,就能感受到建設的需要,但基礎設施的建設不僅取決于市場需求,也取決于資金能力。

目前我國的基礎設施在某些方面已經處于世界領先地位,高鐵、高速公路的通車里程已經成為世界第一,目前政府仍然在加大投入,以目前的建設速度,在持續5-10年的建設周期后將逐步進入下行通道;城市的基礎設施,新建和改造的空間非常大,尤其是交通設施和地下管網、海綿城市的改造將會給市政企業帶來巨大的機會;特大型、大型城市的公共交通建設將延續很長一段時期,以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的人口密度為例,我國城市人口的密度比歐美一些城市的人口密度要大得多,公共交通成為解決城市交通的主要選擇,由此我們預計軌道交通的建設,將會與城鎮化的進程共始終,已經建成的城市,土地資源不可再生,地下空間的使用將持續推進,在可以預見的未來20年城鎮化進行中,軌道交通的建設將不會停止,并逐步從特大型、大型城市發展到地級市;在城市基礎設施中,我們尚存在基礎設施的不合理和基礎設施的欠債,不合理的基礎設施需要改造,比如通過城市道路改造提升交通通行能力;地下管廊的建設和海綿城市的建設改造,要么是我們欠債、要么是為我們過去的錯誤埋單,可以說從需求角度來看,基礎設施的發展空間比房屋建筑更大。

然而,強大的需求未必一定能變為有效的市場,它需要巨量的資金支持,國際上一些基礎設施遠落后于中國的國家和地區,基礎設施的建設未必有很大的市場,原因就在于資金。從基礎設施建設資金供給端來看,目前基礎設施的資金主要來源于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企業投資。資金第一個來源是中央政府,投資大項目,主要是戰略性的、跨區域的項目,這類項目的主要承接者是央企為主,高鐵、跨江跨海大橋的建設、南海島礁基礎設施、邊疆的戰略性公路等;第二個來源地方政府,從層級來說包括省、市、區、鎮等多個層級,層級越低資金的籌措、償還能力越差,有機構統計和測算,大致估算出地方政府直接和承擔擔保義務的債務有30萬億之多,繼續提高債務的能力已經非常有限;資金的第三個來源是企業,通過自有資金和金融機構融資投入基礎設施項目,即PPP模式從事基礎設施建設業務,但目前多數PPP項目難以通過直接的經營達到收支的平衡,實現企業投資的合理回報,仍然必須依靠政府的保底回報來支撐,實際上是BT項目的回購延長而已,本質上是地方政府債務的改頭換面,這些可能是未來的問題,甚至不排除變成陷阱。

其他基礎設施,如電力、水工、水電等的建設高潮已經過去,更新改造的需求不會帶來建設量的增長,維持目前的建設投資水平已屬不易。

工業建筑發展空間存在行業差異,傳統行業的建設量將回落,新興行業的發展在裝備和技術,雖然會帶來一定的建設量,但其重點不在建筑。工業建筑的領域很多,各細分行業差異很大,轉型升級業務在未來的空間還比較大,而傳統和低端領域給建筑帶來的業務空間很小。在傳統業務領域,標準工廠的建設如鋼鐵廠、水泥廠、機械廠,由于這些領域的產能過剩,建設空間越來越小。國家正在推動產業轉型升級,新型工業企業的核心競爭能力不在于廠房,而在于資金、技術、人才、品牌等方面,加上工業本身的轉型升級比較困難,改革開放時期如火如荼的工業建筑的建設,逐步漸行漸遠;在高端的工業投資中,設備投資占比很大,建設投資比例將不會太高。雖然,未來建筑企業在產業不斷升級中仍然有較好的機會,但整個工業建筑領域的市場空間并不會太大。

從三大建設市場的情況,我們隱約看到建筑業的未來的不確定性,2016年中國建筑企業面臨將前所未有的挑戰,對未來,雖然我們相信投資的慣性依然會給建筑企業帶來比較大的機會而無需過度悲觀,但也能隱約感覺到行業和市場已經到了轉折點,從長遠看,建筑業產能過剩將在所難免,2015年將是建筑業產能過剩的起點,2016年或許會出現建筑業產能過剩的加速。

建筑業產能過剩將出現怎么的情況?

鋼鐵、煤炭、水泥、玻璃行業已經長期產能過剩,這些行業出現大面積的企業虧損,在同一時期,建筑企業的日子似乎要好得多,建筑企業依然保持著良好的營業收入和利潤的增長記錄,建筑業能打破鋼鐵、煤炭、水泥、玻璃行業全行業虧損的魔咒嗎?以筆者對建筑業的理解,建筑業過剩產能的調整更富有彈性,彈性主要體現在:

一是建筑業本身的固定資產投資相對比較小。鋼鐵、煤炭等行業形成產能需要巨大的固定資產投資,企業一旦形成產能,就背上了沉重的固定資產負擔,在產能過剩的情況下,企業生產則在銷售端存在壓力,不生產則在投資端形成壓力,他們無論是壓產還是不壓產都存在巨大的挑戰,想比較而言,建筑企業的裝備總體上投入不算太大,除高鐵、地鐵、疏浚、特殊橋梁、吊裝等行業投入裝備比較大以外,其他行業的施工裝備投入要小得多,這大大降低了固定資產折舊的風險。

二是存貨數量和存貨損失都比較小。建筑企業是一種訂單生產模式,當且僅當客戶有需求并簽訂合同,建筑企業才開始相應的施工服務,建筑企業的存貨除少數材料以外,一般只存在未結算收入,而不像其他制造業企業存在大量的成品和原材料存貨,在銷售不暢時必然存在大量的存貨損失。

三是生產資源的組織相對比較靈活。在工程合同簽訂以后,企業根據工程進度組織項目需要的資源,當項目不足時,資源相應減少,避免非項目期間的大量成本,隨著工程項目總分包體系、供應商體系的進一步柔性和機動性的提高,這些成本的可控性進一步增強。

四是行業集中度不高且很難進一步提高。相比鋼鐵、水泥等行業比較高的集中度,建筑業的項目型管理、項目地域分散、項目標準化程度低,行業內難以形成高集中度,更容易形成企業的金字塔分布,有利于不同層級的企業尋找自己的生存空間。

然而,上述幾個特點,并非意味著目前中國八萬家建筑企業能順利生存下去,在整個行業下行的過程中,仍然會有一批企業倒下,一批企業出現虧損,一批企業逐步收縮規模艱難存活。從2015年開始,已經相繼出現一批企業甚至特級企業的倒閉,也許這只是一個開始,2016年將會是持續。根據攀成德研究部對城鎮化程度很高的美國建筑市場的分析,在總量76萬家建筑企業中,規模500人以上的建筑企業只有1000家,美國建筑業的發展,給中國建筑企業未來的發展或多或少有一定的啟示:隨著中國城鎮化程度的提高,大型建筑企業的數量將逐步減少,而具有專業特點、滿足特定客戶需求的企業將依然存在生存空間,但規模很難做大。

中國建筑業的下行是一種必然,傾巢之下難有完卵,建筑企業需要調整心態,從過去的高增長慣性中走出來,從機會主義的心態中走出來,從薄積薄發的思維中走出來,把2016年定義為企業發展新階段的起點,過去的市場、政策環境、模式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建筑企業未來如何尋找自己的生存空間?

在我看來,只有三條路可走:大型企業需要建設自己的綜合能力,尤其是總承包的能力,尤其是工程咨詢能力和總承包EPC的能力,投融資無論在國際工程領域還是國內,從長遠看都是少數頂尖企業的盛宴,并非大部分建設企業能為之;中型企業找到自己的特點,在特定的專業領域、產品領域塑造自己無可替代的能力,從而尋找到生存的空間;小型企業則需要利用自己效率高、管理成本低、靈活的優勢,在提升服務方面下功夫,尋找到適合自己的道路。

在過去20年行業快速發展的階段,行業主管部門倡導的總承包、專業分包、勞務分包金字塔結構似乎很難形成,在行業下行的時候,這樣的結構說不定會加速形成,也許這是天意。

分享到:

來源:陜西人才網
熱門推薦
A级毛片观看免费网站